春半

磕爆巍面骨科

终于写完论文…爬上来证明我还活着(இдஇ)


《飞鸟症》虐向段子

(正文没法虐,我又手痒……)

🐥背景:面面自爆后变成鸟,三十天内如果巍巍没有认出他他就会消失,灵魂永远无法解放。


       兄长……


       二十余日前那只憨憨的的活泼又娇气的小胖鸟如今虚弱地窝在小窝里,它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床上挪回实际上没住过多少次的窝。


       它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实际上几天前它就开始逐渐变得虚弱,体内的生气一点点抽离,身上的疼痛却一点点增加。


       沈巍也发现了它的不妥,一开始它只是有些无精打采,后来整只鸟都焉哒哒的,就连日常向他撒娇也只是无力地蹭蹭。纵使他是斩魂使,也对此束手无策。它只是一只普通的鸟,他体内的黑能量不但对此毫无作用,甚至会加距它的痛苦。


       这几日沈巍请了假照顾它,内心的恐慌随着秒针的走动一点点扩大。二十余日间相处的一点一滴还历历在目,它细声细气的撒娇和生气仿佛还在昨天……沈巍手上不禁用力以克制汹涌而上的暴戾。纵使他君子了万年,骨子里终究还是有鬼王的劣性,夜尊的自爆就像一把刀子,将沈巍完美的伪装捅开了一个口子。千万年来,收起了鬼王的所有劣性,时刻自律让他习惯性地压制住所有不良。


       而当夜尊真的消失后,他却失控了,直到小胖鸟的出现。很奇妙的,内心的戾气被平复,锐利的刺也在小胖鸟一声声清脆的鸣叫声中收起来。


       现在……


       鬼又出来了。


春半:

这个段子和《飞鸟症》原文关系不大!!纯粹是手痒。

心情不大好就想写虐段子……


巍面《飞鸟症》

文名揭晓!飞鸟症:人的伤口若一天不结疤,便会从中飞出黑色的鸟。若是自杀,便会飞出白色的鸟,白鸟会飞到心上人的身边。

如果心上人三十天没有意识到这白鸟便是死去的那个人,白鸟便会消失,死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解放。

如果及时认出来了,白鸟便会变回死去人的样子,既死者复活


【想看着你哦】#3


       夜尊大人转头看了一眼眼巴巴盼着自己回去的两人,又往兄长的方向蹭了蹭。沈巍好笑地看着表情顿时变得欲哭无泪生无可恋的学生,伸手轻轻挠着小胖鸟的头,并成功收到清脆的一串鸣叫。


       眼看着上课铃快要响了,男生一狠心提出抱回胖胖。夜尊大人瞬间炸了毛,一边冲着男生伸过来的手“咆哮”一边向兄长的方向退。大有一种你敢过来我就啄你啄你啄你的气势。


       “沈……”男生刚想说些什么,女朋友却一把拉下他的手,打断他说:“沈教授,看起来胖胖很喜欢您,您看要不您来照顾胖胖?”


       沈巍愣了一下,下意识低头向小胖鸟望去,一望便看见小小一团的幼鸟张开着翅膀,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莫名地,沈巍就感觉到这只小胖鸟的期待与祈求。也许……还有点点不安?沈巍看到胖胖以为他不想要它而无力垂落的小翅膀,眼睛也不再看他而是盯着地面,好像在思考怎么跳下去。整只鸟看起来委屈巴巴的。


       无法解释那一瞬间心里的紧张,沈巍左手稍微收紧防止小胖鸟真的往下跳。回给学生一个微笑,沈巍将小胖鸟捧高与它直视:“如此,今后我来照顾你。好吗?”


       好好好!!小胖鸟疯狂点头,沈巍轻笑一声稳住了小胖鸟因不断点头而有些晃的身子。夜尊大人:(๑✧∀✧๑)兄长说照顾我,我!


       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学生们一如既往地认真盯着沈教授,沈巍沈教授一如既往地温和如玉清如风……emmm如果忽略原本装手帕的地方此刻装着一只幼鸟的话。


       丝毫不知道自己把兄长的帅气值拉下而把可爱值拉到史上最高的夜尊大人也在盯着心心念念的兄长…的手。当他的意识从一只鸟的身体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忘了好多好多东西,只记得要找兄长、要和兄长呆在一起。不满足于只看兄长的手,白白的小胖鸟费力地在空间较小的口袋里转身。刚刚兄长是打算把它放在讲台上的,经过自己的极(不)力(停)反(地)对(叫)而妥协。


       很好,成功转身的夜尊大人努力抬起头看兄长,发现自己的角度撑死也只能看到兄长性感的下颔……天知道一只鸟是怎么看出来下颔性感的。


       终于下课,小胖鸟又闹腾着要去沈巍的手心里。沈教授婉拒了学生们想摸摸蹭蹭小胖鸟的请求,左手捧着幼鸟右手拿着教案转身就走。他未曾养过鸟,还是早些回去准备为好。





春半:

短小二更,略略略

《xxx》是#1

有银喉长尾山雀图的是#2

【只想做兄长“手心里的温暖”】#2

       他要去哪找兄长啊……

       夜尊大人努力在脑海里搜刮记忆,但自爆还是对他造成了影响,部分记忆已经丢失。

       人来人往,街道的一个小角落里,一只小胖鸟不符合鸟性地坐在地上,两只脚摊在地面,脚爪子抓紧又松。想了半天,夜尊大人终于想起来他兄长现在在当老师。

       很好(๑>؂<๑)可以找兄长了!

       等等(๑˙ー˙๑)兄长在哪里任教来着?

       秉着“兄长的一定是最好的”的原则,夜尊大人坚信只要去最好的学校就可以找到兄长。

       “呀!好可爱的鸟!”一个女声突然响起,随即夜尊大人就被抱了起来。

       小胖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脚爪子抓了抓身下的肉,换来女生一声轻呼。“小心点,别让它啄到你。”女生的男友从她手里接过小胖鸟,内心疯狂刷屏“啊啊啊啊好可爱!!想捧回家!!”

       小胖鸟瞪着黑溜溜的眼睛警惕地看着眼前两个奇怪的人类,有点不知所措。“胖胖你有没有主人啊?我们养你好不好?”

       胖胖?胖胖?!你才是胖胖你全家都是胖胖!我哪里胖!明明是我的毛蓬松!!

       愤怒的小胖鸟“狠狠地”啄了一下男生的手心,背过身子不理两个愚蠢的人类。

       “啊啊啊啊好可爱!!!”沉迷吸鸟无法自拔的男生一点都没感知到被啄,内心的弹幕刷得越来越快。“还背对我们,是生气了吗?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于是,再三检查身上并没有标记身份之物的夜尊大人被“偷”走了。

       从小女孩的手心里逃出来又掉进大男生的手心里的夜尊大人:……

       你们两个愚蠢的人类要把我带去哪里?!!小肥鸟发出愤怒的质问,然而听在人类耳里全是软软的撒娇似的鸣叫。

       男生的手指半拢,圈住小小一团的鸟。路上两人兴奋地聊起了刚捡到的宝贝。

       “胖胖是什么品种的鸟呀?”

       “不知道耶,看样子有点像长尾雀的幼鸟。”

       “要不我们抱给沈教授看一看?”

       “可沈教授不是生物基因方面教授吗?”

       “哎呀笨!沈教授这么博学,肯定知道得比我们多呀!”

       嗯???沈教授???

       原本闷闷地乖乖呆着的小胖鸟突然振作起来,伸长脖子抬起头,细声细气地叫了几声。

       沈教授是兄长吗??我要找兄长!带我去找兄长我就原谅你们愚蠢的行为啦。

       奈何种族语言不通,两人没理解到小胖鸟的急切,依旧迈着休闲的步子往学校走。
来到课室,大部分学生都已经提前来到了。沈教授人帅博学气质好,课上学生可吸收的信息量又大,因此十分受欢迎,学生们遇上沈教授的课往往都会早到。

       见着人这么多,两人也不好意思现在就跑上去问沈教授,原打算下课再问。奈何看到兄长就兴奋不已的小胖鸟不安分地在手心里乱动,还一直发出急促的叫声,两人也只好顶着众人的眼光走上讲台。

       “沈教授好。”乖乖打招呼

       “你们好。”温文尔雅的沈教授嘴边噙着笑意,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落在男生手心里的那只小胖鸟上。

       “沈教授,我们想请问一下这是什么鸟?”两人相看一眼,男生礼貌询问。

       沈巍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小胖鸟的头上,缓缓地顺到尾部,轻点了一下淡灰色的长尾,“这应种属银喉长尾山雀,但……我观它似乎与银喉长尾有所不同。”

       小胖鸟早在沈巍手指落下之前就伸长脖子去蹭沈巍的指腹,在沈巍给它顺毛时仰着头,一副乖巧又享受的样子。

       不等男生再说什么,像个小团子似的夜尊大人就挥着短小的翅膀挣扎着想飞到沈巍手里。一直注视着小胖鸟又反应极快的沈巍将手并起微拢,防着小胖鸟摔在地上。
发现自己还飞不起来的夜尊大人看见兄长做出保护的动作,开心地一蹦跳到了兄长近在眼前的手心里。

       侧头用软软的绒毛蹭着兄长的手掌,小胖鸟顿时觉得鸟生圆满了。

文名在第三章公布🐤
昨天睡不着写的第二章等下发🐥
文名有关“鸟”,是一种病

睡不着写一下之前随笔的后续

不会弄链接,想看的小可爱翻一下~

今天不甜算我输,就问你甜不甜!


       鬼面留了下来,又动身搬走,不过这次是搬进他和哥哥的新家。


       新家里每一件家具、每一件小物品都是他和哥哥一起购买布置。哥哥会耐心地陪他走过一间又一间店铺,温柔地询问他的意见,还会在逛店铺的空隙中给他买抹茶味的雪糕或者红红的甜甜的冰糖葫芦。


       现在的鬼面是安静的、乖巧的。他不会和哥哥吵架,也不会反对哥哥的意见,这样乖得不行的鬼面让沈巍心疼得不得了。曾上论坛发出“弟弟太乖巧了怎么办”帖子的沈教授今天依旧在努力的宠弟弟。


       以前盼着鬼面变好,现在倒恨不得鬼面被宠坏,做一个娇气的小王子。沈巍再一次深刻检讨自己对弟弟还不够好,弟弟这么乖肯定是不安感还强烈地阻止他去放开自己。


       “面面,今晚想吃什么?”沈巍牵着鬼面的手,两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现在的沈巍连上课都在带着弟弟,恨不得将弟弟变小放进口袋里24小时看着。


       “想吃鱼。”鬼面小声地说。经过沈巍多次温柔的鼓励,鬼面终于不是在每次被问到意见时都只有一个“都听哥哥的”回答。


       “好,那我们去买鱼,做红烧鱼好不好?”沈巍笑着用另一只手揉揉鬼面的头,为了两只手都可以随时触碰到鬼面,沈教授连公文包都不带了。


       “嗯。”鬼面眉眼弯弯,应答。有时候他也觉得往日一切皆如梦,从前那个桀骜不驯又阴暗的夜尊仿佛从世界上消失了,留下的只是沈巍的双生弟弟——沈夜。这是哥哥给他取的名字,当鬼面眨着大眼睛无声询问的时候,沈巍亲了亲他的眼角说:“因为面面的眼睛想黑夜里最美的星星。”,并成功看他红了脸。


       将菜买齐,两人牵着手慢悠悠地回了家。沈巍如往常般亲亲面面的额头才拎菜进了厨房。刚开始时面面极度不安,根本不愿意沈巍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即便是呆在一个屋子里,眼睛也一直追随着沈巍。后来沈巍才慢慢使面面一点点地安心,亲吻便是一个习惯性的安抚动作。


       晚饭过后,两人下楼散步,沈教授进入想方设法逗弟弟开心模式,一边小心措辞以免勾起面面不好的回忆一边给他继续讲万年来的点滴。


       牵着手散步、窝在一起看电视、躺在床上小声说着话、睡在哥哥暖暖的怀里,这又是沈夜美好的甜甜的一天。


       “晚安,好梦,我的面面。”趁着人睡着了终于亲在了唇上,沈巍将面面抱得更紧,闭眼睡觉,没看到怀里人偷偷勾起的微笑。


巍面《xxx》

❤️磕爆巍面骨科 #有病系列#

💚有私设,严重ooc!!!!

💙文末有【必看】


【想看你的名山大川】#1


       夜尊瞪着如今变得绿豆一般大小的眼睛,怨念地看着镜子里面的小胖鸟。小胖鸟太小,以致于羽翼未丰,还覆着细软的绒毛。别说名山大川,身为小胖鸟的夜尊能飞出这间屋子就不错了!堂堂夜尊大人如今气闷地窝在屋子主人给他买的小窝里,思考着一夜长大的可能性。


       想他当初自爆后变成没死成也就算了,居然还变成一只鸟。那也罢了,总归能如自己所愿去看看臭哥哥的世界。但万万没想到,居然变成一直小胖鸟!又小又胖!让他怎么飞起来???


       虽然夜尊大人自个儿嫌弃自个儿,但外人看来,这鸟小小一只,绒毛白白的,最上面一层毛毛却带着灰,像是因为顽皮在地上滚了一圈。当初这家小女儿捡它回来的时候还给他洗了澡,这才发现不是沾了灰,而是小胖鸟本来的绒毛颜色。


       说起洗澡……真真是夜尊大人的黑历史啊。


       想他堂堂夜尊大人,居然被一个小人类单手就抓住了!另一只手还拿着湿答答的东西给他擦身,还拿水淋他!


       后来的夜尊大人从那个叫“电视”的东西里看到,居然还有鸟在沙子里洗澡!天哪!常年穿着一身白衣时刻保持干净的夜尊、如今的小胖鸟狠狠打了个哆嗦。


       还在庆幸着小女儿没拿沙子给它洗澡,夜尊大人举起自己的小翅膀想拍拍胸口,发现……太短了拍不上!整只鸟都快气得炸毛了!别问我鸟会不会炸毛,就算不会,无所不能的夜尊大人也可以炸给你看!


       下午5:10,无所不能的夜尊大人看着装着细密防护网的窗子发呆。


       怎么样才能跑出去呢?夜尊大人用他虽然脑子变小了却还是很强的脑力想了想……想了又想……无果

于是,放学回来的二年级年级小盆友王小小,即夜尊大人如今的“主人”,一开门就看到她捡回来的小可爱以一个忧伤的姿势望着窗外思考人生。


       其实只是团成团的夜尊大人:……


       “白白,我回来啦~你有没有想我啊~”王小小将小胖鸟抱起来放在手心,用还带着婴儿肥的肉乎乎的脸蛋蹭啊蹭。


       一脸呆滞的夜尊大人:……


       终于从小主人的手里逃脱,小胖鸟蹬着腿跳上它的小窝。虽然愚蠢的小人类对他很好,但!夜尊大人心中有远方(此远方名为沈巍),是不会局限在这间小房子里的。相安无事地呆到第二天,emmm如果抛开期间在那家人给它喂虫子时的宁死不屈以及被迫再一次洗澡时的累觉不爱,这一天还是很轻松的。


       早上10:30,老太太要出去买菜了,小肥鸟看准时机,利用人家老太太眼睛不好和自己瘦小(???)的身子从大门顺利溜了出去。


       逃脱成功!


       夜尊大人悄悄在心里为自己点了个赞,然后在热闹的街道上…懵逼了。





春半🐷:

       我跟你们嗦哦!Σ(|||▽||| )之前想写的那篇死活憋不出来,这篇是我刚跑步的时候突然想到的,就开这篇啦~

       emmm本文初定是轻松向,其实这篇文早在我的计划之内了,和《花吐症》是一个系列的(有病系列???)。

       然后呢,计划中是先虐后甜的(参考《花吐症》),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不是?跑步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比较逗的片段,就……嗯你们懂的。

       还有还有,不定时更新,而且依旧短小



【必看】:

       因为我看过且喜欢 糯糯啊 的《小肥啾》,写这篇的时候可能会多少有点影响?……emm我会尽量避免雷同的,《小肥啾》真的超好看!!在这里给敲可爱的冬早打cll。

       《小肥啾》里冬早的原型是银喉长尾山雀,然后呢……这篇文里夜尊大人变成的鸟也是以银喉长尾山雀(因为我实在找不到比银喉长尾山雀更可爱的鸟了),但有私设。【必看结束】


       本来我取名是比较简单粗暴的,比如因为沈巍老做梦所以叫《梦》,患上了花吐症所以叫《花吐症》……而这篇,你们猜?

       最后,你们猜猜是什么病?


无题


我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男人挤在人多如潮的地铁里,如是想道。现实就像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沉甸甸地附着手脚,用力一挤,就撒出些似汗似泪的液体。很奇怪地,他工作顺心、妻儿俱在,心里却还是空空的,像是曾经被人连皮带肉地侵入心脏,带走部分心跳。

其实他与妻子关系一般,虽说不是水火不容,但也是相敬如“冰”、貌合神离,但两个人一起过日子,不争不吵便已满足了,还有什么奢求呢。他们共同养育一个儿子,儿子很乖巧,没有寻常小子的顽皮,一个人也能安安静静地呆在家里玩拼图。

地铁到达下一个站,下去了几个人,却挤上一波人。一个少年许是嫌地铁嘈杂,示威般外放出手机里的音乐。
男人恍惚间觉得那首歌有些耳熟,歌词穿过人群溜进耳中。

我给你看那几年青春
就像是涂满了劣质油彩的画
我们在画中捧花
装成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
……

男人模模糊糊地想起和妻子的婚礼。

他们是通过家里长辈介绍认识的,那时的他心里装着人,对被硬塞进来的妻子的印象自然不好。

他们的婚礼仓促而僵硬,婚礼的画面就像一幅涂满劣质油彩的画,画里捧花的新娘嘴边滞着的笑容和新郎走程序般的敷衍成了参加婚礼的客人们存到至今的印象。

男人突然想起,刚结婚时妻子的态度还是很热切的,舍弃了她的部分工作,为他操持家务。但也许是被他一如既往的漠然伤到了,她逐渐收起了热情,从此,他们如同两条平行线,隔着不近不远的距离一同向前,却永不交汇。一条线再也不妄想靠近另一条线。

他有爱人的。男人坚信,他只是因为失去记忆而将爱人忘却,但身边所有人都否认道一切都是他的幻想。

也因为心里不知名的爱人,仅存的记忆中的些许模糊的甜蜜,他无比抗拒现在的妻子。

终于挤下了地铁,男人一步步走回那个冷清的家。

推开门,妻子在厨房里做着晚饭,儿子在客厅的茶几上乖乖做作业,平常人家里温馨的场面在这个家里生生变成了静寂的冷清。

听到声响,儿子抬头喊了一声爸爸,男人走过去,揉了揉儿子毛茸茸的脑袋,在沙发上落了座弯腰查看儿子作业进度。

“爸爸……老师说,说周五晚上要开家长会。”儿子的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声,男人心里突然涌上一阵愧疚,因为他和妻子的关系,孩子总是如履薄冰,唯恐他们不开心。

“好,爸爸会准时到的。”男人安抚地笑笑,宽厚的手掌抚着孩子的后脑,“你继续做作业,我去看看你妈妈。”

回来的路上,男人想了很多,这样冷漠的夫妻关系,不论彼此,这同时无疑也对孩子造成极大的的伤害,回家后孩子小心翼翼的询问更是坚定了男人的想法。

缓步走向厨房,仿佛想放慢时间来给自己打气。看着因为听到自己脚步声而动作一滞的妻子,男人眼神复杂。“轻鸿。”语气放缓,正式而沉重。“对不起。”

对不起没有给你一个童话般的婚礼。

对不起没有在意且回应你的付出。

对不起……没有给你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女人没有回答,手上装盘的动作却停了下来。她将装了一半的碟子轻轻放下,在男人看不到的地方,一滴滴眼泪砸在案台上,逐渐积成小水滩。男人行至妻子身旁,动作不熟练地搂住她单薄的肩,拢到自己怀里。

自那天后,两人的关系缓解了不少。原来这不是一件难事,却迟来了几年。男人心里愧疚,再一次反省了自己囿于过去的蠢笨。


好像当一切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时,生活总会以苦难加以阻挠。

那天夫妻俩约好一同前去儿子的家长会,猜想儿子在看到他们一起来时的惊喜,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丝毫不见生疏,倒真正像一对逗孩子玩的父母。谁也没想到那个笑竟成了女人当天最后的愉悦。

等反应过来后,女人带着慌乱和惊恐从地上爬起,手掌被地面磨破的疼痛被内心巨大的痛楚和害怕掩饰。她颤抖着扑向倒在血泊里的丈夫,口中胡乱地一时喊着你快起来,一时向周围大喊医生。

目睹了车祸的好心人急忙打了120,半个小时后,女人呆呆地站在手术室前,以等待救赎的虔诚姿势。

女人原本洁白无瑕的裙子沾染了血污,耳旁轰隆隆地响着,阻隔了外界一切声音。她双眼紧紧盯着手术室上鲜红的灯,那仿佛在提醒她不久前从她丈夫脑后涌出的鲜血。

当灯灭了,女人下意识小退了一步,她害怕了,害怕听见令她崩溃的消息。医生的手术服沾上了丈夫的血,女人强迫自己移开视线去看医生的眼睛。

“伤者求生意识很强烈,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晚点会转入普通病房,具体情况还请容我稍后向您说明。”医生眼里带着安抚般的温和,寥寥数语却将女人从崩溃边缘拉了回来。

“谢谢,谢谢……”女人再也支撑不住般跪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望着安静躺在病床上沉睡的男人,妻子恢复了冷静,开始有条不紊地安排好一切事宜。接到男人祖父打来的电话,妻子匆匆出门生怕打扰男人休息。

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下仪器和男人的呼吸声。突然,男人的睫毛微颤,他缓慢地睁开眼,呆呆地盯着天花板,眼里渐渐浮现出痛苦和悔恨。

他终于想起来他忘了什么。

妻子在是他的妻子前,是他的爱人。两人在异国相遇,男人的温和绅士和女人的明艳大方相互吸引,在相识的第十天便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两人如胶似漆地相处数月,却在同居后爆发了一场争吵。怒不可遏的男人一气之下回了国,却在一场事故中受伤失忆。

兜兜转转,两人重遇、结婚。女人不是没有怀疑过男人突然的冷漠,却还是归于那场争吵的原因。

女人一进门,就看见男人躺在病床上流着泪,以为是他身上疼痛,女人急忙来到床边询问。男人抬起手抚着女人的脸庞,带着深切的悔恨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忘了你。”随后将一切事和盘托出。女人听后再也克制不住情绪,眼中的水雾化成大雨落下来,举起拳头想要锤打他,落下来时却变成轻飘飘的一掌。

男人寻到爱人的手将其拉近,像相恋的那些日子一般,两颗心依靠在一起。

我们本该如此的,男人想,我们本就该十指相扣,额头相抵。




这篇文是前些日子闲时写的,耗时大约半小时,发到乐乎上权作留档。

深夜悄悄丧

我……其实在九月末的时候想开新文的
巍面普通人设定

大学教授兼特调处顾问·巍 X 受尽苦难黑道大佬一心守护哥哥·面

两兄弟小时候因为一场绑架失散,弟弟跌入了社会的阴暗面,慢慢爬到大佬的位置。弟弟从掌握自己势力的第一天就开始找哥哥、暗搓搓地关注哥哥,在长期的注视中产生爱意,又老觉得自己这么黑暗,是不配和哥哥相认的。
然后其实哥哥也找了弟弟好久,奈何弟弟将自己藏得太好。
相认后哥哥实力无原则宠弟,非要把多年宠爱补回来。

然鹅,我觉得我高估了自己
卡文了,没那个感觉
现在看回《梦》都有一种不是自己写的感觉

小丑攻!绝对攻!!!
笑容好邪气!!!!